理财 | 过劳死 ~ 月薪RM7K+,做15小时

这是一则香港新闻,可惜情况相信不止发生在香港而已。

这些过劳死,在东方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是属家常便饭。手停口停的情况下,为三餐不得不把自己的时间卖给公司以保住饭碗。

在9年前我也领教过超过14小时的超时工作。尤其是月末最后一天,要确保系统关闭前所有的账单能够100%进入系统以结算盈利。工作是可以从早上10AM 至 第二天的12.30AM。而能者多劳的组长则需要待到2.30AM!

虽然这不是每一天都发生,但每次到月末都感到身心俱疲。要不是公司环境,福利以及弹性时间/场地工作,恐怕我也持续不到熬过那段岁月吧。

公司也不乏那些工作至免疫失调需要做身体治疗的同事,甚至孕早期流产的妈妈。。

所以那时我告诉自己,要脱离状况只有两种方法,换部门或换工。也为了接下来可能会失业一阵子的状况做好紧急金的准备。只是没想到这样就过了6年,而6年后也才转到目前能够准时工作8小时后就关机的工作岗位。

一天工作超过12小时已经很辛苦了。我不敢想象每天工作15小时,身体会如何反应。你根本只有9小时是留给自己的,还剩多少时间通勤,吃饭,休息,睡觉及放空的时间?而杀伤力最强的恐怕就是那种压力以及看不到明天的挫折感。。。

而要如何把这段忙到见不到天日的日子结束,决定权还是在个人手上。

像文中的吴厨师,宁愿选择较低收入,也要保住健康以及与家人的珍贵时间,因为这是多多钱都换不回来的珍宝!

另外我相信有自律的理财,积少成多,还是能为接下来转换较理想的工作上鋪一条后路。

载自港闻:

 月薪1.4萬日做15小時 26歲女白領疑過勞死

「點算!做唔切呀!死啦死啦!」這是胡家怡的遺言,生前瘋狂加班,日做十四、五小時的她,卧病在床,眼睛睜大時,卻連雙親都無法辨認,腦海被做不完的工作佔據着,被診斷為免疫系統失常的她,昏迷多時後因併發症,於今年的五一勞動節離世。
香港的工時之長,稱霸全球,政府卻從沒為「過勞死」下定義,標準工時立法無期,身心俱疲的香港打工仔,其中正值美好年華的女子過世了、廚師倒下了、果欄搬運工做到死了,到底這個社會還要「一生一世為錢幣做奴隸」至何時?

攝影:林振東、李澤彤

果欄年中無休,有果欄東主指不少搬貨工做到死。 果欄年中無休,有果欄東主指不少搬貨工做到死。
香港打工仔工時全球稱霸,根據瑞銀發表《價格與收入》分析報告,港人每周平均工作逾50小時。標準工時第二輪諮詢於勞方代表缺席下已結束,長工時無限制,打工仔因忙碌工作而熬出病,甚至斷送性命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26歲的胡家怡,於一次公幹後昏迷並去世,父母傷痛欲絕。 26歲的胡家怡,於一次公幹後昏迷並去世,父母傷痛欲絕。
神智失常 難辨雙親

26歲的家怡,在針織廠負責採購及營銷,經常即日往返廣東省公幹。去年10月16日,感冒未癒的家怡未敢休息,獨自到珠海廠房取辦,早上9時出發後一直工作至晚上10時,原定經珠海拱北回港的她突然失蹤,音訊全無,直到一天後於深圳被尋回時,家怡已神智失常。

「話也不說,連我們也認不出!」胡父回憶時仍十分激動。家怡被送往北區醫院,在病床上不斷失心瘋般放聲尖叫着工作的事,任憑父母在旁安慰,家怡亦認不出眼前至親,注射鎮定劑平靜下來,但兩日後就一直昏迷,至今年5月1日勞動節,終因併發症肺炎離世。

五一勞動節源於記念1886年美國芝加哥大罷工,並號召全球勞工爭取8小時工作。「在5月1日走了,還真會挑時間」,胡父感嘆,在130年後,8小時工作,對某些打工仔來說,仍是遙遠奢望。
相關文章
最後一場標時諮詢會 學生高舉「過勞死」車頭相
工時長壓力爆煲 過勞死打工仔遺言:我不行了
日本去年近1500宗過勞死索償個案 本港仍未定義過勞
合成畢業照圓女夢

家怡自中五後,一直堅持半工讀,渴望圓大學夢。直到去年5月終大學畢業,還來不及出席11月的畢業禮,「全家讀書讀得最多就是她,才剛畢業就……我也說她無那個命!」胡父至今說起仍不禁流下男兒淚,胡母不忍女兒帶着遺憾離開,還找人製作合成畢業相,「一早買好(畢業)袍,知道她很想要,(把袍和相)一起燒了!」

本是家庭支柱的胡父亦心力交瘁,把工作辭掉,欲把女兒遺物扔掉,又被妻子力阻,「我跟妻子說,再想念她也不會回來,唯有當她去了很遠旅行」。雖然胡父如此安慰妻子,他卻感嘆:「怎麼可能忘記?有她才是一家人,一生也有聯繫,忘不了的!

白頭人送黑頭人,兩老耿耿於懷,希望能夠為女兒討回公道。兩老認為長工時迫使家怡身體狀態每況愈下,而女兒獨自公幹,以致未能及時送院,「拖了20多小時」。家怡出事前半個月,隔天北上公幹,且經常頭痛,更多次對朋友說「工作很忙碌」、「很想死」及「工作直至死亡」,每每凌晨時分拖着三、四袋沉甸甸的貨辦回家。
究竟是什麼工作「做死」了家怡?她的月薪僅14,000元,且加班「補水」及補假統統欠奉。公司起初給10萬元作為喪葬費,家怡後事花了一大半,而公司於家怡出事後,以重組為名,轉移所有資產及員工至另一公司名下,獨留家怡在舊公司,加上初步醫療報告指家怡因「自身疾病」致死,故至今胡家並無收到公司賠償。
延伸閱讀:
工時長壓力爆煲 過勞死打工仔遺言:我不行了
日本去年近1500宗過勞死索償個案 本港仍未定義過勞​
研究:中年打工仔全職上班損智力 每周25小時最理想
勞工界諮詢工會 57%支持每周44小時 七成超時工資多50%
那天他(生意拍檔)說上去休息一下,怎知睡着便死了。
果欄東主阿徐
生在果欄  死在果欄

家怡的悲劇非孤例,別人晚上在家休息,一群果欄工人正賣力搬貨。

「果欄人很多也做到死!」年過半百的果欄東主阿徐從沒想過有退休的一日,昔日生意拍檔50多歲,未有患上長期疾病,「那天他說上去休息一下,怎知睡着便死了。」現在剩下他獨力開舖,入貨、銷售及搬運等亦「一腳踢」,他笑中帶淚地說着自己未來:「預備做到死,哪能夠退休,想也不要想!」

雲淡風輕之下,他道出一個又一個果欄工人的血淚。阿徐說,熟悉臉孔會「突然不見」,他已習以為常,「上個月又有兩個人工作到死!」話畢,他指向一方說,附近店舖的工人搬完貨以後,坐在一旁休息,突然便去世了。他指有些果欄工人及東主,因工時長及困身,經常帶病工作,無暇看醫生,他自己病了,也硬撐開檔,「你訂了貨,每天也會送來,怎樣也要收貨及賣貨,不可能關門!」
其他長工時例子:
金融業打工仔日捱夜捱 專家:每周做逾55小時 中風機會高三成
每天工時長達16小時 多個勞工團體抗議大家樂虐待員工
護理員、社工每日工作長達12小時 工會籲標準工時立法
【老師太忙】教學工作逼得太緊 處理學生情緒如急症室爆煲
廚師吳志輝指行內工時動輒11、12小時,亦曾目睹老師傅猝死。 廚師吳志輝指行內工時動輒11、12小時,亦曾目睹老師傅猝死。
飲食業成長工時重災區

標準工時委員會委託顧問調查全港工時報告指,全港逾70萬打工仔工時偏長,重災區包括不少低技術行業,如保安、飲食業及護老業等,當中飲食業每周工時更達54小時。

任職廚師逾30年的吳志輝,受盡長工時折磨,見過有工友為口奔馳,最後賠上性命。吳的師兄B仔去年初因心臟衰竭過身,享年才52歲。吳口中的B仔身體壯健,非但無長期疾患,亦無不良嗜好,「充其量抽一點煙。」

B仔於去年農曆新年期間,在一食肆任替工,連續開工一個月,在廚房工作時,突然蹲下來向吳說心絞痛。B仔留院兩日後不治,但由於他只是替工,餐廳連恩恤金也不肯付。離婚後獨居的B仔,工友無法聯絡上其家人,只好湊錢為他辦理身後事。
相關文章
勞工界諮詢工會 57%支持每周44小時 七成超時工資多50%
每天工時長達16小時 多個勞工團體抗議大家樂虐待員工
政府招標必考慮工人工資水平 曾俊華冀勞工分享經濟成果
本港無定義過勞死

這件事令吳志輝主動去了解過勞的資料,卻發現本港法例根本無法保障打工仔,「過勞很多時會出現心臟衰竭及中風等症狀,但香港並無過勞的定義,難以證明患上這些病與工作有關!」

他又憶述,早年目睹老師傅在繁忙的母親節當日,連續工作十四、五小時無落場後「臉如死灰」,突然心絞痛倒地,最終回天乏術,「工友對過勞認識不深,沒想過這可能與工作有關。」

經歷同行慘劇後,吳為珍惜健康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,數年前,即使收入大減四成,亦不惜轉職較低檔次的平民飯堂。吳志輝現只日做9小時,收入雖少了,卻換來生活,「搵少些(錢),又不會餓死,反而對身體及家人更好!」



理财 | 过劳死 ~ 月薪RM7K+,做15小时 理财 | 过劳死 ~ 月薪RM7K+,做15小时 Reviewed by Angel Poi Woon on 上午11:36 Rating: 5

4 条评论:

  1. 还真的是令人惋惜的新闻啊~~

    回复删除
    回复
    1. 是的。。心甘情愿做到精神失常。。只能说她太负责任了。

      删除
  2. 钱多钱少, 够用就好~~
    近期才有亲戚因为以前拼事业~~ 身体出了状况, 反而现在休养而什么都难做....
    健康&家人最重要~~

    回复删除
    回复
    1. 呵呵,同意。可惜有时了解的人多,愿意做改变的人少。

      删除

Blogger 提供支持.